隔海观澜-“丢巨款不报警”是民进党传统?-朱穗怡

隔海观澜\“丢巨款不报警”是民进党传统?\朱穗怡
假如你不见了75万元,会报警吗?许多人的榜首反响肯定是报警,但有一个人却默不作声:他便是声称英(蔡英文)系掌门人的民进党立委陈明文。最近他搭高铁时丢掉了一箱300万新台币(约75万港元)现金,却没有马上报警,听说经过高铁及警方查询后才发现失主是陈明文。丢了巨款不报警已是启人疑窦,而在金融业兴旺的现代社会,居然有人拿着几百万现金趴趴走,更是不合常理。究竟是什么钱,让陈明文不敢张扬?究竟是什么事,让陈明文提取如此多的现钞?陈明文丢钱一事疑点重重,充溢电视剧情节的夸大和悬疑。陈明文说钱是给儿子去菲律宾开珍珠奶茶店,但菲律宾,饮料店归于在零售业,外资运营零售业,有必要把250万美金(约7750万台币)存在菲律宾银行,让相关单位验资,比及公司注册完结,资金才干拿出来运用。且不管陈家是否会为了开奶茶店豪掷千万新台币,关键是陈明文儿子在菲律宾连银行帐户都没有,怎么经商?陈明文还说拿现金是为了在台湾购买设备,厂商要求现金交给。银行转帐、支票交给等是生意场的遍及做法,是什么样的厂商竟要求买家拿着几百万现金北上交钱?整起事情最难以想象的便是,陈明文说由于坐高铁时睡着了,下车时忘了拿钱。这是300万现金啊,不是300元,怎会如此掉以轻心?并且装着巨额钞票的箱子听说居然没上锁,彷佛里边装的不是银纸而是草纸。莫非陈明文腰缠万贯,丢了300万元也不妥一回事?明知自己身怀巨款,竟还睡得着,下车时还忘了拿?一箱子钱留在了高铁,一般人必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榜首反响必是报警,但陈明文却没有报案。难怪台湾社会置疑陈明文的钱来路不明。日前已有人揭发陈明文涉嫌洗钱,警方也已立案查询。但是,在本相还没大白之前,民进党当局法务部次长蔡碧仲便刻不容缓地帮陈明文辩解,称这些钱都是陈妻分次提领,金额皆未达法律规定的五十万元通报门槛,所以没有洗钱的问题。这明显便是陈家的说辞,民进党官员怎能仅仅听了陈家的一面之词就罔下结论?这只会给外界形成蔡政府官官相卫的不良观感。无独有偶。民进党人丢了巨款不报警的除了陈明文,还有现任行政院长苏贞昌。2002年苏贞昌担任台北县长时,曾在家中失窃180万现金,却隐而不报,仅向台北县警局通报家中护照遭窃;但事发两年后窃盗集团遭警方破获,主嫌陈铭德才坦承曾在苏贞昌坐落台北市的新生北路住处行窃,赃物高达180万,是他得手最多的一次。当年苏贞昌被盗巨款隐而不报已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,其台北市住所失窃,却跑到台北县报案,更是不合理。莫非丢掉巨款不报警是民进党的传统?是什么样的钱让苏贞昌和陈明文不敢报警?外界充溢了猎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